3court law slide 4.jpg

九老人在美起诉日本公司


Tuesday, February 7th, 2012


劳工案在美开庭受瞩目

  一个由华裔美国人和中国人组成的团体已在美起诉两家日本公司,
指控他们在二战之前和期间侵犯人权,要求这两家日本公司作出赔偿。
这一劳工案8月22日在美国联邦法院首次开庭,双方30余名律师围绕
《旧金山和约》展开了激烈的法庭辩论。记者从本案原告代理律师之
一的美国杨立律师以及辽宁省委党校张一波教授处获悉,美国时间8月
17日举行的法院听证会上,被告和原告的律师就相关的法律问题进行
了激烈的争辩,焦点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:

一、1951年的旧金山合约是否与本案冲突。

二、此案是否涉及政治问题,可否在法院审理。

三、此案是否可以在美国审理。

四、此类案件是否受限于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。

由于此案涉及重要的法律问题,法官没有当庭作出任何裁决。

今年5月,居住在中国大陆的9名老人向美国加州高等法院起诉日
本三菱、三井公司,控告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掳、奴役
8200名中国劳工,运至日本后充当奴隶劳工,并要求集体赔偿。这是
中国受害者首次在美提起集体诉讼控告日本公司。

去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一法律,允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迫
成为奴隶劳工的战俘向这些公司提起诉讼,起诉有效期至2010年。

律师称其他中国人和韩国人可能也会在美起诉日本公司。

这些人的律师费舍曾成功地从使用奴隶劳工的德国和瑞士公司为
当事人获得数亿美元的赔偿。

纽约的一名法官7月27日判处瑞士银行向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的亲属
赔偿了12.5亿美元。

二次大战期间曾受到日本强迫当奴工、细菌实验、慰安妇等各种
被迫害的人,现在可以在美国向日本索取赔偿。听起来不太可能吗?
没错,在日本有近40件类似的官司都在日本法庭败诉,可是美国加州
新通过的法律,却可强迫那些与加州有生意往来的日本公司赔偿。

加州通过州议员海登的SB1245提案,有效期到2010年12月,让许
多在德国和其轴心国(包括日本)战争侵害下的受害人,可以向与加
州有生意往来的公司索取赔偿。一年来,已有美军战俘、韩裔矿场奴
工等10多人,向一些日本公司提出控诉。

美国加州的法律能强制德国或日本赔偿吗?费舍的答案是“可能”。
德国瑞士银行从犹太人身上获利,他已成功地让德国瑞士银行赔偿
12.5亿元。瑞士银行与美国也有密切往来,他们即使不愿赔,美国也
能把钱如数扣下。

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元说,日本与美国的商业往来密切,
只要找到相关的公司,一定能强迫日本赔偿。

一段血泪劳工史

  在加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同时,当年的日本劳工李云得(音,下同)
和另外4个受害老人,8月23日在北京也召开了记者会。在会上,脸上
爬满风吹雨淋痕迹的李云得,一字一句地带领人们共同经历了他们当
时所遭受的痛苦:

1944年5月3日,日本人包围了他所住的村子,把全村人都赶到一
个山沟子里,一番挑拣后,抓走了李和另外16个青壮年。

起初他们被关在一个监狱里,后来又被5个5个地绑在一起,塞进
一列火车,关进了一个集中营,集中营四周铺有电网。

接下来就是长达15天的海上折磨:他们被塞进一艘装满了煤块的
拖船。一个日本军官告诉他们:“你们要到日本工作,时间是两年。”

李云得回忆说,一开始他在日本三菱高岛煤矿公司做工,做了一
年多。他记得那个当年奴役他的矿场地址是在日本南部的九州岛。

劳工们每天必须干上12个小时,分成两班轮换。每个人一天必须
挖煤三吨,但吃的东西却很少:早餐两个小馒头,中午一个或两个小
馒头,晚上还是两个小馒头。劳工们时常挨打,如果病了就停止食物
供应。

日本投降后,李云得说当时三菱矿厂老板每人给了200日元——这
个数目,只比当时一个普通日本工人平均每月150日元的工资稍微多一
点。

李云得说,他们每人还拿到了一张中国币值的支票,并被告知可
以在中国境内的三菱银行兑现。但这显然是一个骗局:因为他们回国
后,所有三菱支行都随着日本的投降而关闭。

李云得说:“日本人必须承认他们犯下的罪行。那场经历仍会让
我一想起就流泪,我们永远也忘不了。”

律师费舍说:“这是一场为了战争期间受到迫害的中国人而提起
的诉讼。”

加州法律帮了大忙

  李云得他们之所以在美国加州提起诉讼,主要是当地有这样一项
法律,允许二战期间的被奴役劳工在该州提起索赔诉讼,时间最迟不
得超过2010年。协助有关诉讼事宜的孙静(音)律师说,该起索赔案
涉及到在美国注册的16个三井集团子公司和4个同三菱财团有关的公司。

孙静表示,由于中国国内没有相关法律能够支持受害人提起索赔
诉讼,并且在日本本土有关劳工赔偿案件很少有进展,因此选择另外
合适诉讼地点,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路子。

德国政府和一些公司的谈判代表最近在华盛顿称,将为二战期间
受纳粹奴役的70多万劳工支付33亿美元的赔偿。另有一家日本机械工
具制造商将赔偿3名韩国人3000万至4000万日元,这3名韩国人在第二
次世界大战期间是这家公司的劳工。这是日本最高法院第一次对二战
劳工问题进行裁决。这3名韩国人向法院正式提出要求,该公司给予他
们在1943年至1944年的劳动报酬及对他们在此期间遭受不人道待遇的
赔偿。

中国国内有关支持此类索赔要求的团体表示,他们为这些结果所
鼓舞。如今单独为受日本侵华期间细菌战所害的叔叔提起索赔诉讼的
王璇(音)说:“如果纳粹时期的受害者都能得到赔偿,我们怎么就
不能呢?”

但另一方面,确实也是时间不等人。孙静说,如果可能的话,他
们还是会接受最快的庭外和解方案,因为这些战时受害者年纪都太大
了。8月10日,一位原本也要一起加入诉讼的老人,就离开了人世。而
当时同李云得一起被抓到日本的总共17名同村人,如今只有他还活着。

日本三菱、三井集团美国分公司对中国二战劳工提出的有关这两
家公司在二战期间侵犯人权的诉状表示质疑。这两家公司称,他们还
没有看到这份诉状。三菱集团美国分公司三菱国际称:尽管公司知道
在二战时期有奴隶劳工的事情,但他们质疑这两家公司是否被卷入其
中。三菱国际的一位发言人说:“三菱集团有许多独立的公司,这些
公司制造汽车等产品。但我们是一家贸易公司,我们现在没有,过去
也没有从事过制造业,所以我们怀疑这些诉状与我们的公司或其业务
有任何关系。”

三井集团则称在战前日本有一家名为三井的财团,但在战后已解
散了。一位发言人称:“这不是一家同样的公司,我们被错告了。”

据这起受害劳工案的中方代理人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筹委会的张
一波教授介绍,以杨立为首的美国律师团将于近日联手日本、中国的
律师团,共同追究日本及相关企业的法律责任,在国际上唤起全面解
决劳工问题的舆论,从而使日本政府和相关企业共同出资,设立“劳
工补偿基金”,对以中国受害劳工为首的所有受害劳工进行补偿。

我仍忍不住泪水

  劳工李云得老人回忆起二战期间被迫在日本一个煤矿做牛做马、
忍饥挨饿的经历时,仍然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55年过去了,在河北一个偏僻农村一块小小的田地上耕作了一辈
子的李云得老人,回忆起二战期间被迫在日本一个煤矿做牛做马、忍
饥挨饿的经历时,仍然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李云得16岁的时候,日本人闯进了他所住的华北一个小农村,把
他掳走,押往日本,强迫他在一个煤矿做劳工,一天12小时不停地挖
煤,还得忍受饥饿、毒打。而所有这些痛苦一年的报酬只是:仅仅相
当于一个月的报酬和一张无法兑现的支票。

李云得今年72岁。他希望自己所受的痛苦能够很快得到补偿,毕
竟,他整整等了55年才走上法庭。同李云得一起,8月22日在美国洛杉
矶,向涉及二战期间非法奴役华人劳工的三井和三菱财团提起索赔诉
讼的,还有另外8个年纪相仿的老人。而根据中国社科院研究二战华人
劳工被奴役问题专家提供的相关资料,涉嫌压榨战时俘虏和劳工的日
本财团,共有135家之多。

中国国内有关协助此类诉讼案的民间团体认为,如果李云得等人
在这次诉讼中获胜,就可能为在1931—1945年日本侵华期间受到奴役
的数百万劳工申请赔偿,提供一条新的可行途径。

根据美联社的消息,负责代理此次索赔诉讼的律师,巴里·A·费
舍,也同样为德国、瑞士、奥地利等国发生的劳工索赔案进行过诉讼
代理。

费舍认为,有关战时受日本奴役的中国劳工诉讼案,加上接下来
一些韩国人可能提出的类似索赔要求,其要求赔偿总额可能会超过欧
洲包括奔驰在内的大公司、为其在纳粹统治期间所做的不光彩行为而
被迫支付的赔偿。

在洛杉矶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费舍说:“这是一场为了战
争期间受到迫害的中国人而提起的诉讼。”

他认为:“战争期间受到奴役的中国人至少有数百万,而其中至
少还有数十万人仍挣扎在痛苦的记忆中。”

据统计,就在1943年到1945年短短两年间,共有3.8万中国人被
武力抓到日本。他们中绝大多数被迫在日本的码头和矿场做苦工。中
国社会科学院专门研究战时日本奴役华人劳工问题的菊志芬(音)研
究员表示,根据她手头所有的资料,在那段时间就有2000人死在前往
日本的路上。

菊志芬说,另外还有大约1500万中国人被迫在当时日军侵占的中
国部分省份的矿场、军工厂做工,还被强制去修建铁路